时节销尽持残月,

春也争先,

冬也争先,

冬去春来无好天。

许多醉梦滴红泪,

爱也无眠,

恨也无眠,

怎奈销魂谁可怜?

注:时光如梭,一别两年有余。两个月后便是父亲的祭日,自从塞北求学以来,不曾见过父亲一面,不曾在父亲临终病榻前聆听训言,不曾去过父冢前哭诉情怀,此皆是孩儿的不孝。每缝念及此处,心中甚是感伤,犹胜万箭穿心之痛,可惜无以扶伤,惟有作词而念之。

    可怜,不知曾有多少无眠之夜凭栏而泣,此亦不减我心中之痛。痛!痛!痛!往日销魂,今朝还痛。许多夜,以酒浇我心上愁,怎能减我心中念。可恨,莫道黯然销魂,相思无用,若是惟别,别期亦有定,百般煎熬又何如,却不知此生宿命,此世永隔,无相会之期。恨!恨!恨!莫道生离死别,血泪何以浇愁,杜康何以解忧,忧愁如此,此生怎能堕志,直叫人化作一腔热血,抱负洒满天下!

                                            作于200711月初



版权所有: 子鸿博客
本文链接: http://www.linzihong.com/shici/249.htm
版权声明: 除特别标注, 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 互联分享, 尊重版权, 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