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注:201062022时许,拜读一同学大作,其言:“君言高远志,别是梦中语?”,甚感有理,便作此文以记之,其文无题,我亦无题。

 

泰山行在前,

烟云意犹寒。

遥望西归路,

心思不得闲。

 

我有志高天,

何来愁作眠?

莫道梦中语,

上山会酒仙。

 

2011.11.13 / 标签: ,, / 分类: 诗词人生
Sofa

遥思随想

薄衣阶前天外弦,

念她仿隔千百年。

自知哪得几回见,

思绪悠悠难成眠。


残雪凝辉身透寒,

悲歌断曲谁续弹?

三更醉酒约君梦,

入梦欲言却愈难。

 

         2010-01-20 凌晨

 

2011.11.13 / 标签: , / 分类: 诗词人生
Sofa

梦后有感

折残杨柳天上月,

莫向明月思往事。

往事深深三更梦,

欲求好梦梦难成。

今夜虫鸣寂怕冷,

抱膝思量任平生。

呆忆无聊无限恨,

和衣提酒近帘栊。

帘透凄迷花丛影,

悲痕满地影不同。

可怜春色好花时,

为谁零落为谁开。

莫道断肠千万绪,

千绪万绪总是愁。

愁到伤心处,

泪中已带红。

奈何伤心怎销恨,

惟有疯颠抛酒瓮。

试问,

独饮酒三千,

不知谁与共?

知音何时待相逢,

一年一哽一场空。

          2009-04-21

2011.11.12 / 标签: , / 分类: 诗词人生
Sofa

随笔

雪寒独登楼,

夜深卧抱酒。

酒醉心狂狂,

梦醒幻忧忧。

人生能有几十秋?

说不清,道不尽,

梦里挑灯时候,

多少忧伤多少愁?

莫追忆,莫回头,

但愿泪痕付水流。

流到天涯断流否?

有谁知我恨未休。

           2008-12-29

2011.11.12 / 标签: , / 分类: 诗词人生
Sofa

在北京的这些日子

夜已经很深很深,

深得可怕,深得发冷。

于是,

闲着,坐着,

懒得起身。

于是,

发呆便成了我惟一所能做的事。

不经意,

又想起,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

新年的钟声似乎早已消失,

伴随的是无尽的孤寂。

孤寂的钟声,

孤寂的呼唤,

锁定在这孤寂的京城。

屈指一算,

来北京也快半年了吧?

无人回答,

远方只传来自己渐弱的回声。

我不敢多想,

怕万一

难道?

难道多愁善感给我惹下的麻烦还少吗?

 

在北京的这些日子里,

无时无刻不在想家。

无时无刻

已经好长好长一段时间没回过家,

好长好长

今年春节在哪过?与谁过?

似乎还是个未知数!

在北京的这些日子里,

苦也吃过,罪也受过,

这些苦,这些罪,

有谁知?有谁懂?

无言在其中,

惟有自己深知!

在北京的这些日子里,

伴随着酸,伴随着甜,

酸酸甜甜,参杂不清。

也许酸多一点,

这些日子,终究是一天熬着一天。

也许甜多一点,

也许吧,

至少自己是奔着梦想前进。

 

                 2010-01-02

 

2011.11.10 / 标签: ,, / 分类: 诗词人生
Sofa

采桑子*梦里哭冢

时节销尽持残月,

春也争先,

冬也争先,

冬去春来无好天。

许多醉梦滴红泪,

爱也无眠,

恨也无眠,

怎奈销魂谁可怜?

注:时光如梭,一别两年有余。两个月后便是父亲的祭日,自从塞北求学以来,不曾见过父亲一面,不曾在父亲临终病榻前聆听训言,不曾去过父冢前哭诉情怀,此皆是孩儿的不孝。每缝念及此处,心中甚是感伤,犹胜万箭穿心之痛,可惜无以扶伤,惟有作词而念之。

    可怜,不知曾有多少无眠之夜凭栏而泣,此亦不减我心中之痛。痛!痛!痛!往日销魂,今朝还痛。许多夜,以酒浇我心上愁,怎能减我心中念。可恨,莫道黯然销魂,相思无用,若是惟别,别期亦有定,百般煎熬又何如,却不知此生宿命,此世永隔,无相会之期。恨!恨!恨!莫道生离死别,血泪何以浇愁,杜康何以解忧,忧愁如此,此生怎能堕志,直叫人化作一腔热血,抱负洒满天下!

                                            作于200711月初

2011.11.10 / 标签: ,, / 分类: 诗词人生
Sofa

劝怜惜

我本留心花开处,

怎料花谢香也无。

飞浪惊起乱拍岸,

怒苍泣及独向隅。

注:拙作于07104号晚就寝卧榻时念及伤心处而作之。

2011.11.10 / 标签: , / 分类: 诗词人生
Sofa

为《无聊的思念》说点什么

    在翻开日志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以前还写过这么一点感触!我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写的?有没有发表过?从文中也搜索到了一点点印象。似乎是那时我刚毕业的时候,为了理想而来北京闯荡,有失去过,也曾得到过。记得,由于高考没报好志愿,被“发配到边疆”。大学时也曾发生过一些事情,曾经堕落过。应该说,大学是虚度过来的。虽然如此,但对于梦想,依然没有放弃。在来北京之前也犹豫过很长时间,最终毅然选择独自来北京闯荡。当时身无分文,不敢向家里说向家里要,然后就自己到处借钱。这凑一点,那凑一点,凑足了几万块,北京便成了我梦想的起点。在这里我学会了写第一行代码,我找到了第一份工作,种种的压力,让我不得不进步。然而,却有些事又勾起了一些回忆。经过这几天的思考,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我也知道了,有选择,必有失去。即使想得开,你敢说放下很容易吗?幸好,这几天明白的道理让我不再去想!

                                                2011623 于北京

2011.11.10 / 标签: , / 分类: 感悟情怀
Sofa

我换发型了

 

今天本是要去剪头发,在理发师的鼓动下终于改变了坚守几年的发型。这不是什么大事,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我就是闲不住,想随便说说两句。

在我的微博里,有这样的一个分组,他们心境很高,我把这一类人归为“智者”。对于这个组,我每天都要去拜访,哪怕是他们只是说简单的一句话,却蕴含了很深的道理。这些道理不是什么高深的技术难题,不是复杂的人生哲理。其实这些道理很简单,大家都懂,但大家却又都不懂。它们只是生活的点点滴滴。

在如今繁忙的生活世界里,很多人的生活总是千篇一律,不是不能改变,而是不愿意去改变。就以上班族为例,每天上班工作,下班回家。偶尔放个假,大多数人选择蜗在家里。但这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是这部份人的生活方式吧,当然也包括我在内。有时候,我自己对自己都感到很无语。这种生活方式可以改变吗?不是不能改变,而是不懂得放下,不愿意去改变,但至少应该是心态的改变吧!

最近看了一些书,看了一些别人早已看透的一些道理,看了一些佛理。其实我不懂什么是佛理,这些也不属于佛家所拥有的一些道理,我只知道这些只是生活中的点点滴而已。记得大学的时候,广东有位佛学的编辑,每个月都定期送寄了我一本佛学杂志。当时因为家里出一些状况,是我至今为止人生的最低潮,我很堕落,很无奈。那时每天什么事都不想做,一学期下来也没上过几次课。那位编辑送寄的杂志,我也看了一点,从其实也悟出了一些道理。渐渐也悟出了心态的释放。从更深层面地去思考生活,才有了勇气在毕业后转专业,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才有了如今的更加努力。

以前我想过的自由,放下一切负担,遨游世界,当个浪人。其实当时的心态已经错了,这不得自由,背负的心灵负担远比背负别人的谴责重得多了。后来,我明白了,自由其实是心灵的自由,心态的自由,超越一切苦恼的自由。这能做到吗?也许,这正是要花一生时间,甚至花几世轮回的代价来实现的如此的境界。

佛经里讲:“一切属他,则名为苦;一切由己,自在安乐。”生活中,之所以苦,之所以烦恼,那是因为自惹烦恼。若想生活美好,还须自觉美好。这是一个心态的转变,换另一种方式去思考,“于好于恶,勿生增减。趣得支身,以除饥渴。如蜂采华,但取其味,不损色香。”即使人生困苦,一切烦恼与安乐。前世早已过去,今生也只是那短短的一瞬,百年之后,回过头来只是那无语的一瞬,至少还有一点回忆,心态改变,其实生活不太难。

                                                                               2011718 凌晨两点有感 熬夜写下此文

                                                                                                         子鸿搁笔记之

2011.11.10 / 标签: , / 分类: 感悟情怀
Sofa

五道杠又怎样

       最近这几天,网络上报道最多的无疑是关于“五道杠”黄艺博。有正面的,有反面的,有讽刺的,有同情的,种种议论,屡见不鲜。

我不是愤青,对于这些事,我懒得去参与议论。今天闲着,那就写写我个人的观点,免得有人说我不关注社会民生等等。我争取控制在一千字以内吧,不费读者眼睛,这个蛋疼无语的社会,也已不值得我花太多文字去写。

网络上关于黄艺博的种种传说,相信大家比我还熟悉。在此省略不说。

都说少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我有一个疑问,怎么样的花朵才是祖国花朵。难道诸如李刚的儿子、药家鑫之类的才是祖国的花朵?对于中国的教育制度,我感到很大压力,照样很无语,说不定哪天躺在车轮下的是你我。但无语又能怎样,这还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需要的吗?所谓的“特色”到底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具体表现在哪,我不多说,你我都很清楚。

据我所知,全国少先队大队长只有三道杠,五道杠是地方组织的“头脑风暴”。然而,五道杠又能怎样呢,还不是与中央利益冲突,矛盾往往也是这样产生的。

有人说,黄艺博那是在炒作。如果有本事,那你也去炒作!不要在网络上动不动就说某某在炒作,这不正是所谓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吗?何必呢?你也有炒作的权利,没人去剥夺,至于能不能达到你的目的,我无法保证,这个社会本身就很蛋疼,那就看你够不够扯蛋了。

黄艺博从两三岁就开始看新闻联播,很显然,网络传播的那些照片,照片上那些很装逼很蛋疼的站姿,那一身出神入化的官姿,便是新闻联播的产物。我想,黄艺博没有错,对于小孩,这世间万物总是神奇的,免不了要去模仿。难道说小孩的模仿就错了吗?

估计黄艺博的父母也是“望子成龙”心切吧?对父母亲来说,难道这也有错吗?也许黄艺博的博客及微博只是为了记录其生活点滴而已,他们也许未曾想过有一天会发生如此风波。今天特意打开黄艺博的博客,想了解一些情况,很不幸,文章全部被删了。这个社会的舆论实在是太可怕,这样生活的记录就这样在可怕的舆论中死去。

我要说的是,黄艺博是好样的,作为一位干部,至少他做了那么多好事。不像是某些人,嘴上说说,到处宣传,最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事迹”似的,说了不做也就罢了,可是背地里呢,却是另一套。

最后,但愿那些冷嘲热讽的舆论不要给黄艺博这样好干部的成长带给阴影。即使有阴影,但愿也不要使他那善良的本性有所改变。

衷心的祝愿。

                                                                                                     201158

                                                                                                                                      搁笔于此,子鸿记之

2011.11.10 / 标签: , / 分类: 感悟情怀
Sofa

无聊的思念

        不知道远方的你最近还好吗?一切还顺利吗?

        如今的我也就只剩下了这么一点点的思念,请别怨我,时间也不容许我有太多的思念!我知道,我们不再是那么单纯了!各自的理想,各自的生活,各自一方!彼此已变得如此陌生了,虽然偶尔聊聊QQ,发发短信,但我总是在逃避。每当QQ里“叮叮”响两声,我迫不及待地看了看,是否是你上线?发现闪了闪的头像不是你,心中便会多了一丝牵挂;当如愿时,发现你上线了,便匆匆地下线,怕你来句突然的问候。一切的一切,我不需要太多,我只要这一点点的思念!请别把这最后仅留的一点点思念抹掉,好吗?我也不想要太多的思念!

        在北京的这两个月里,只有那一行行还不是很熟练的代码才能让我暂时忘记痛苦,忘记落魄。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他们都对我很好,我们有共同的理想,有共同的目标!在这繁忙的日子里我进步得很快,快得连我自己都无法想像!虽然这正是我想要的,但却丝毫不能减少对你的思念!

          北京的天气自从经过了那场不寻常的雨洗礼后,变得似冷非冷。繁忙的一天,穿梭在这个繁忙的城市,蒙蒙的细雨,滋润了早已枯萎的思念,逼迫其成长!虽如其所愿,却不如我愿!我再也抑制不住思念的成长!我迷糊了,我不知道我的选择是对还是错,我后悔过,也曾暗暗地告诉自己我从不后悔,自从选择放弃的那天起,命中早已注定,这一切都将不再可能了,平行线终究还是平行线!

                                                                                                                   09年9月于东北

2011.11.08 / 标签: / 分类: 感悟情怀
Sofa

Hello World!

Hello World!子鸿博客,我来了!

写这篇hello world算是我对自己作为一位程序员的忠诚,哈哈哈…当然,我不会放弃我以往的博客,特别是访问量将近35万的网易博客以及那些不管是在我快乐还是伤心时与我一起分享心情的网友们!

曾经也尝试在不同的平台下开自己的博客,它们早期的时候是那么纯洁,当看着博客慢慢地成长,这个世界也变了,变得到处都是广告,想要的功能没有,不想要的功能却是一大堆。所以我就再次搭建了这个博客,还自己一个安静的地方,而且如果自己需要其它的功能完全可以由自己来搞!

对于这个博客,如今我想把对生活的记录,对生活的感悟重点放到这里,它将会记录了我的生活我的心情,有朝一日,相信它对我个人来说将会是一笔无价无形的财富!

其实生活就这么简单,记录下它的点点滴滴!

                                                                                 ——于2011年11月7日凌晨两点24分搁笔于此

2011.11.06 / 标签: , / 分类: 糊涂日志
Sofa
©2011 子鸿博客
  • sitemap_baidu